希苡在

Two is better than one

所有的爱情,都是久别重逢❤

只想说声爱你

         全部都是你的后续,不知道为什么晚上才写的出文字,是昊昊想告白的故事。文是假的假的假的,嗯歌不错http://www.kuwo.cn/down/album/4021063

    

         

         北京 

     

        休息时间, 一女学员拿着手机轻拽男友的衣服惊讶“黄子韬哭起来真好看,这用的什么化妆品都不掉的!”

        男生不怀好意的笑上下看了自家女友故意怼她“这分人,要是你哭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肯定特别丑。”随后遭到女友殴打。

      

        黄景行背靠镜子坐在舞蹈教室的地板上玩消消乐,微信声响,默默盯了信息十多秒没反应过来内容,林梦的电话来了。

      “你打算怎么走?高铁还是飞机?都这个点了,还是定机票吧。”能够清晰的听到对方关门的声音“帮我订一张,机场见。”

      “因为一顿饭,要从北京赶到上海,又不是去喝喜酒”黄景行吐槽归吐槽还是站起身来。

      “这可不好说哈”林梦在那头轻笑。

        舞蹈室里的学员们还在小声聊着天,黄景行时不时听到黄子韬的名字,第六感告诉他这是今晚的关键人物。



       上海 

  

        某饭店包间里王子奇,杨文昊,黄景行,林梦依次坐了小半圈安安静静吃菜,酒都没喝多少。朋友聚会第一次这么沉默,黄景行没忍住开了口“你们俩晚上回去还练舞?都不沾酒啊。”这什么话题,开的什么头?

     “我得和你们分享一下昊子的悲惨人生”王子奇吃了八分饱放下筷子,推远了茶水杯。


         时间倒回昨天


      “子韬”

      “我喜欢你”

        黄子韬先听到熟悉亲昵的声音,转头“鹿哥!”然后轻轻放开了杨文昊的手“等我一下啊” 

        鹿晗,宋茜等人来吃饭遇见纯属巧合。但眼看着黄子韬抱完这个抱那个自己告白也没被听到,杨文昊脸黑了一个色号。王子奇拍着他的背“哥们儿,我帮你哈”

     

     “小鹿,我好想你”

     “姐姐,好久不见啊”   

     “子韬,你好像瘦了?”

     “哈哈,我天生丽质,不胖的”

       业务好先生第一次告白失败。



     “哈哈哈”林梦听到关键的地方没忍住笑喷“昊子啊,心疼你。”

     “然后呢?”黄景行忍住笑,看杨文昊纠结的表情就知道这只是开始。

     “然后在晚饭后,我艰辛的为他们创造了二人世界,结果还是你自己说吧”王子奇不满“简直白费我苦心,你知道吗!”

     “韬和千玺晚饭时就开始聊微信了,在我想要说出口的时候,千玺那边视频聊天,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哥,我爱你,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杨文昊无奈摇头,倒是听明白了大概,韬坐飞机邻座人家早恋前对象西泡泡队长不负社交小能手盛名互换联系方式后不知怎么知道彼此关系打算当红娘。(抱歉私设LZH)

     “千玺倒是把你想说的都说了”黄景行放下筷子,吃饭的时候不能笑,那还是先笑吧

     “俩小孩旁若无人的聊天,韬笑到肚子痛。”杨文昊苦笑“倒是我,一天之内第二次了。”


        业务好先生第二次告白失败。


        王子奇看见昊子的手机来了新信息推了推他胳膊,是两段语音“昊子子奇你们在哪吃饭呢?我都累了一天,结果他们还不让我吃好吃的,你们吃什么呢?”小孩撒娇声从手机里传来格外软,想要蹭饭的意图明显。

     “您好,不好意思打扰了。韬总今天有点低烧,请注意让他多喝水,别吃太咸的,辣的也尽量少吃,马上开演唱会,对皮肤和嗓子都不好。明天下午有通告,请帮忙提醒一下。谢谢。”这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助理。


         黄景行低头扫视一桌菜“韬喜欢吃什么?”


      “泡椒凤爪?”杨文昊起身“我去找服务员,菜都撤了重上。”其实以黄子韬的身材就算是做艺人要多注意些,大晚上吃份东坡肘子也不怕的估计小孩又拿零食当主食了。林梦离门口最近,他摆摆手让昊子坐下表示自己去。


         当然重新上的菜里并没有泡椒凤爪,黄景行皱着眉头西芹百合,腰果虾仁,清炒西兰花?还能不能在绿一点?黄子韬会信他们吃这些才怪!


      “昊子你刚刚没吃太多吧?”王子奇拿着白瓷碗给黄景行舀了一勺面条汤给杨文昊是一整碗,自己盛了小半碗,林梦挑了几根菜叶放到自己碗里。


      “呃,你们是要?”杨文昊一下子没看明白,重新点完菜心思就不在餐桌上了。


      “我们尽力了,虽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但你加油,实在不成少喝点酒,争取这次成功。”黄景行对于接下来韬一进门自动action的大戏已准备好,只可惜那半盘子没动的香辣蟹了,浪费粮食。


         剧本进行得很顺利,杨文昊意识清醒知道自己喝的有点多就不在继续,黄子韬害怕他突然胃痛送他回酒店,一路上聊着韬通告中的趣事。可能是太顺利了,最后无法掌控。

         

         请自行想象


         杨文昊睡醒时旁边早没了人,喝了过多的酒导致头痛,坐起身等待灵魂苏醒。昨晚的事没有断片自己还算温柔?小孩哭着念自己名字的模样令人心动。但太细节的东西也记不清,反正是自己先*耍的*流*氓,先起的反应,吻着吻着就没把持住,大概真的是借酒壮胆,直接把人往床上带。一阵音乐声,左右翻了半天才找到手机。

      “哟,醒了啊,昨晚怎么样?”王子奇倚靠在舞蹈室门外的墙上望着自己鞋尖,回忆起早上黄子韬出酒店大门的场景,像只慵懒的猫,漂亮的桃花眼微睁着,走起路来有些晃一看就没睡醒。

      “我们睡了”杨文昊换了只手拿手机,晃晃胳膊看到几道红印子。

      “......”王子奇立刻又回忆一遍早上韬和自己打招呼的样子,好像状态还可以。“他走的时候你没醒?!”

        杨文昊也在默默嫌弃着自己,重要的是“我忘记表白。” 

     “恋爱中的人智商为负记忆力也不行啊”王子奇感叹“那是韬先说的?”

        业务好先生认真回想,确定在自己名字,慢一点,轻一点等让人脸红心跳的词汇中没有喜欢和爱,顿了顿描述委婉“顾不得说了”本来就是自己该主动说的。

      “......行了,赶紧过来练舞。”王子奇按了挂机键朝着手机幸灾乐祸看你怎么开口表白,另一只手推开了舞蹈室的大门,也走上了强迫吃狗粮的道路。

    


       业务好先生第三次告白在“成功”中失败。


全部都是你

       我看了这就是街舞,刷了微博,也不知道脑洞怎么就控制不住了,都是假的,假的啊。纠结转为告白现场的小故事~晚安呐



        杨文昊退了微信把手机丢到一旁的沙发里,惯性的压低帽子苦笑,桌上的咖啡冒着热气苦涩中带着醇香,此时此刻到和自己心情蛮像。

      

       王子奇七拐八拐才找到角落里的座位,点了杯摩卡才揶揄着开口“咋了?演唱会没几天了,你不练舞还把我叫到这儿干嘛?”

       

     “心静不下来”杨文昊用勺子下意识搅拌咖啡,明明跳舞就能静下心,放下一切的人,现在却...像是埋怨,小声嘀咕“怎么哪里都是他呢”

      

        王子奇刚打开微博,首页上几乎都是黄子韬,秒懂“当然都是他啊,马上开始巡演,又要过生日,5.2你打开微博开屏都是他。前两天我看一粉丝说她梦想是努力赚钱,让黄子韬下飞机的时候看到每块广告牌都是他,想想就很有画面感啊”自己在叨叨叨,杨文昊的心思却在窗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王子奇心里啧啧感叹栽了栽了。

    

        马路对面是YSL的活动现场,LED循环播放黄子韬的广告,旁边是他的巨幅海报。杨文昊用胳膊支着脑袋开始发呆,黄子韬这人CP感极强,你和他不熟,他温和有礼又不失疏离感,熟了他就开始勾肩搭背搂搂抱抱,且哥哥弟弟一堆天天给粉丝积累素材,偏偏粉丝也“强大”B站上随意搜,拉郎配都特别有感觉,难道以后要抱着醋坛子过吗?恐怕面临的问题也可以摞成山了,还没想好要不要告白,就已经想这么远了?!稍微有些回神就红了耳朵。那趁现在放手吗?


       王子奇正在和石头发微信,就听杨文昊轻声说“我认了。”别别别兄弟,觉着你接下来就要告白了,告白的话请直接找正主,我不吃狗粮。刚打算吐槽,正主到了。


     “我好看嘛?”黄子韬翘着二郎腿在杨文昊旁边坐下,两人都吓了一跳。“你们说说我真人在这里你们不看,去看广告?”


     “你怎么在这里?”杨文昊喝口咖啡压惊。


     “我买了一堆好吃的去看你们,结果少人,就问了石头他们。”黄子韬拉着杨文昊起身“赶紧的,再不回去吃凉了”又转头“子奇,我可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


       杨文昊去牵韬韬的手“我喜欢你。”


       

和妮

希望我们七老八十的时候也能这样一起出门

搞定

        祝大家情人节&春节快乐。勿上升哦

 

       三天前马嘉诚无意间发现暗恋的学姐喜欢丁程鑫。

       两天前在B站上搜了丁程鑫的视频。

       一天前发了微信给马嘉祺“你觉得你和丁程鑫谁更帅?”并且补了B站的视频链接“这粉丝滤镜有够厚。”在弟弟奇怪为何不友好的原因后给予解释。 


       身在重庆的马嘉祺刚刚练习完舞蹈,等待晚饭的空隙接收到哥哥并不友善?的信息,此刻丁程鑫搂着刘耀文枕在自己的大腿上休息且用周围人都能听见的“小声”抱怨自己太瘦枕的不舒服······ 确定不会有小伙伴关注,找出耳机点开倾城一笑的视频,看完后又低头看了看丁程鑫,回复老哥“为什么要这么问?”

       知道原因的马嘉祺笑到肚子痛“我帮你搞定。”

       其实,哥你不应该给我发这个视频的,在我未确定某些东西之前,不应该收到丁程鑫的笑颜暴击,现在好了,无论如何都是丁程鑫更帅了。


        马嘉诚看着弟弟意味不明的回复,怎么搞定?不可能把丁程鑫单独叫出去“谈判”人家无辜的很,难道是拿到丁程鑫的签名把丁程鑫的喜好告知自己好让自己有共同语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一堆,感觉那个都不靠谱。然而接下来几天微信,QQ,信息,电话一片寂静,不应该啊!


       双胞胎是有心灵感应的,清晨马嘉祺从枕头边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老哥的视频邀请就发了过来,这么早?“哥,小声点,在睡觉”

    “你搞定了没?”马嘉诚在视频的另一端看不真切只觉得马嘉祺胳膊肘有只毛茸茸的小脑袋

    “啥子呦”马嘉祺困得随时都能睡过去,又怕手机掉了砸到右边的小狼崽。

     “丁程鑫”

       被叫名字的人真的应了“嘉祺,是到拍摄时间了吗?”小狐狸闭着眼挣扎着要起身又被按住。

     “没有,你接着睡。”猫捡球果断摁结束键,待小狐狸调整姿势又睡过去后,用手机拍了张照片发送过去。

       照片里的丁程鑫是像用了十瓶玻尿酸加胶原蛋白的素颜,乖巧的枕在马嘉祺的臂弯里。附文字“已经搞定了。”

       小狼崽眯着眼瞅了瞅不是工作人员,只是二哥在偷拍大哥,翻个身又安心的睡过去。


       马嘉诚捧着手机觉得自己的语文都白学了,当然从某种角度来说,自家弟弟是成功搞定丁程鑫了。


已经沦陷,你们赢了

好开心,到啦啦~*^_^* @糖耳朵 

生日快乐,宏

生长痛

      生长痛

     私设有,勿上升



      某游泳训练基地



       陈玺达坐在泳池边上,两条腿在水中晃悠着“都说游泳减肥,我怎么不见掉肉呢?”

   

    “陈总,你还胖呢!”小伙伴突然从水中冒出来“谁说你胖啊”旁边的摄像机换了角度侧拍加灯光显着陈玺达更加白皙。

   


    “唉,其实我也觉得我胖了”陈玺达噘嘴“丁程鑫儿每次都劝我吃菜。”此时如果换成阿姨姐姐一定会大呼可爱,然而被后期在脸部打了马赛克只留声音的小伙伴对于他的“软萌”不为所动“丁程鑫是谁啊?”呃,不能强求一个脑子里除了游泳就只剩下蔻蔻·海克梅迪亚以及二次元的人知道丁程鑫。



       刚要回答,负责摄像的工作人员手机响了。只是模模糊糊听了几句,陈玺达立刻起身,一脸严肃的向放包的地方快步走去,眼中满是焦急。“嗯嗯,好的。”工作人员连连应声并没有拍到此刻完全不像十三岁陈玺达,其实就拍摄人员的反应来说,丁程鑫一定是没有事的,但还是想确定。

    

   


    “不要担心啊,只是车在停车场被他人倒车的时候蹭到了,人都没事的。我和你的训练基地近,车子接我然后再接你,一起去公司”丁程鑫在理发店的大镜子前看着自己的新造型,旁边的摄像小哥哥给了个手势,丁程鑫点点头“如果你训练完了就等会,车已经到了。”公司现在对他们安全问题特别重视,其实如果没有镜头拍摄日常,或许被认出的可能性要小很多?



    “没有,我还要训练好长一段时间,程哥,你要不要来看我训练啊?”陈玺达此时已经切换模式,脸上笑容甜甜的,声音软软的,一米八的巨型宝宝撒娇都被摄像机记录了。


       挂完电话的陈玺达兴奋地扎进水里,再次露出脑袋的时候拍了拍小伙伴的肩“待会儿,你就能见到丁程鑫了!”

    


    “嗯。”小伙伴并没有理解丁程鑫的意义“哎,你有没有过生长痛啊?就是半夜腿抽筋,疼的感觉像是骨头都要碎了。”

    

   “没有,很痛吗?”达达小朋友疑惑中带着一点点不相信,口哨声让两人停止了聊天,再次投入到训练中去。



       丁程鑫进来的时候吸引了众多的目光,路过的几个女生都迅速红了脸颊。能让女生红脸的除了害羞还有愤怒,因为跟在丁程鑫身后的拍摄人员清楚的听到一个小女生的不满“竟然能驾驭藕荷色!”他看了看被他归类为粉色的T恤心里笑道就丁程鑫而言,你就是在他身上弄个调色盘,也能hold住啊。



     “比赛怎么样?”小伙伴大手搭上陈玺达的肩,陈玺达摇摇头,“不比,你赢不过我的。我今天开了外挂。”说着向丁程鑫那边游去。小伙伴第一次看到丁程鑫,惊呆了。无论是头次看到一个男生能把粉色穿的那么好看,还是一眼望去红了脸颊的女生中有自己偷偷暗恋的那个。

 

       指针一圈一圈转动,长江国际十八楼的窗户从夕阳照耀到洒满月光。舞蹈练习室里的音乐声终于停止了。丁程鑫背靠着镜子坐在马嘉祺的身边,敖子逸刘耀文和张真源还在小声讨论着刚刚的动作。李天泽看了看时间,又摸了摸肚子“饿啦,你们要不要吃夜宵?”


     “我不想动”贺峻霖懒懒的向丁程鑫撒娇,于是阿程哥点头决定买回来吃。


     “你们都吃什么?”马嘉祺自动起身打算出去买夜宵。

 

    “我要吃凉糕”

    “想吃小面了”

    “吃串串”弟弟们一顿报菜名。丁程鑫朝着敖子逸说:“我想喝九珍果汁,感觉好久没喝过了。”



     “是哎。”敖子逸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却蹦跶着起来“KFC走起!”丁程鑫刚想起身,刘耀文快一步表示同去。


     “程哥你喝什么,我也要”陈玺达用纸巾擦拭满头的汗


     “好的”敖三爷看了一圈点了一下人数“我买八杯”一旁的李天泽忍不住露出吃惊的表情,那玩意很酸好不喽!

   


       最后讨论结果是四人兵分两路,马嘉祺和李天泽去买饭,敖子逸和刘耀文去买九珍果汁。电梯里四个男生排排站,然后其中三个人盯住一个


    “九珍果汁有故事?周年庆的时候看到千玺师兄在喝。”这是刘耀文


    “记得九珍果汁特别酸,但好像三个师兄几乎都把它当纯净水。”这是李天泽



    “不可能完全是因为代言”马嘉祺瞅了眼摄像机“能说不?”


    “原来你们在这等着我呢”敖子逸笑了,眼神交流ing怎么不去问丁程鑫呢,回答是丁程鑫不在。“没什么不能说的,曾经有段时间宏哥对九珍果汁非常迷恋,连带着我们所有人都习惯了,几乎到了家族饮料的地步。”敖子逸解释的声音很轻,电梯里也很安静



    “印象深刻,来家族的第一天看到你们一人一杯九珍果汁”刘耀文回忆“弄得我当天晚上也买了一杯,酸死了。”哈哈,敖子逸大笑着,摸了摸刘耀文的头。



       敖子逸口中的“我们”和刘耀文记忆中的“你们”并没有自己,但是有什么关系,都是一样的。当丁程鑫说要喝九珍果汁时,陈玺达没有思考说也要喝,哪怕是觉得果汁很酸的李天泽和自己却还是“随着大流”喝了一样的。就像是经历了生长痛,虽然疼痛但意味着长高。所以,或许当我把喝九珍果汁当成习惯像师兄们那样像是在喝纯净水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就能够出道了。

     


    “怎么了?”李天泽看马嘉祺一直沉默小声问,马嘉祺却露出不怀好意的笑“这段会删减掉吗?”

    

    “应该不会”工作人员回答


    “那么我大概能想象出那些阿姨姐姐,一边酸的要死,一边一杯杯往家里买了。”不仅仅是代言,九珍果汁可是上升到家族饮料的存在,哪怕是现在才被“爆料”出来。叮——电梯到了一楼电梯门打开又被关上,包括摄像的小哥哥在内,几个人笑够了才出来。



    在岔路口四人约好待会在这集合,马嘉祺的手机响了,是丁程鑫。


    


       张真源打开陈泗旭最新推荐的游戏,陈玺达呈大字型躺在丁程鑫的左侧。贺峻霖盘腿坐在丁程鑫的对面,阿程哥伸手拍打小贺老师露出的小腿,小贺老师再回一下在阿程哥的手上,两个人进行着没有任何疼痛也无任何意义的打人游戏直到陈玺达惨叫。



   一米八的大个子缩成一团丁程鑫第一时间还以为他肚子痛“怎么了?”


   “肚子疼?”张真源凑近了“还是刚刚跳舞扭到?”


     “我腿疼”陈玺达抱住自己的小腿,“感觉像是抽筋一样,”像是骨头都碎了,呃这形容词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小贺老师仔细看了下陈玺达的小腿,没有红肿“会不会是生长痛啊?”说出口才震惊自己说的什么,都这么高了!



      张真源默默捂住胸口和小贺老师对视一眼,两个人看着陈玺达不说话。



      达达努力忘记疼痛,面对两人的目光忍不住往后缩了缩“我,我腿疼···”然后翻了半身面对丁程鑫居高而下的目光“程哥~”



       丁程鑫看到张真源的反应忍不住笑“都不想给你饭吃了”左手拿起手机打给马嘉祺,右手却抚上陈玺达的小腿帮他按摩。



       陈玺达得寸进尺枕上丁程鑫的腿,招来程哥一眼还是默许他的撒娇,尽管腿还疼心里却像是灌了蜜。



    “买排骨?”

    “要红烧还是糖醋?”

    “你增肥啊”

     马嘉祺放下手机“什么叫达达小朋友正在长身体,我们要营养均衡?”


     李天泽和刘耀文摇头,敖子逸歪头不确定的猜“生长痛?”